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touch

  童话风,幼安幼雷,龙X王子,冗长&OOC的叙述

  


  在亲眼见到之前,无人相信顷刻间将良田房屋全部化为齑粉的“雷电暴君”竟然只是一只幼龙。它收敛了遮天蔽日的骨骼和筋膜,漆黑的利爪化成孩子白玉般稚嫩小巧的脚趾,轻巧地落在祭坛上。


  

  龙以倨傲的眼神扫荡着低等物种献上的琳琅珍奇,显然不甚满意,从喉咙里挤出轻蔑的哼声。


  

  四周静默无声,只有火舌舔舐木柴时的噼噼啪啪。平素抬首阔步的王族们都将头颅埋在地里,生怕眼前的恶魔发怒,卷走更多的生命。只有一双眼睛悄悄从尘土中抬起凝视着身披鳞甲的龙,像初经打磨的翡翠,闪动着清透而明润的光泽。


  

  “我要那个。”...

2018-12-11

【雷安】行鱼(上+下完结)

  感动C国支教老师安和千里追老伴儿孤寡老雷

  也许OOC

  看过上的朋友可以从6开始看啦

  

  1

  “我平时跟你们现在一样,四个年级加起来十八个人,别说逃课,老师连你有几件衣服都能记住。”

  安迷修站在三尺讲台上,对“渴望的大眼睛”们这么说道。

  马沟坡中学一共十个学生,坐在新粉过的教室里听新来的支教老师侃大山。他侃着侃着又从后门溜了仨,只剩七个遗孤如北斗七星伫立原地。

  扎羊角辫的女孩举手,“老师你说完了吗,说完我回家做饭了。”

  安迷修看了看手表,“十点钟做的是早饭还是晚饭呐?”

  “喂猪的猪饭。”

  得。

  安迷修摆摆手,“那忙去吧,没...

2018-11-10

【雷安】天堂蛛(7)

前文见合集,合集真的是个好东西我靠


“里面还有人吗?”


“不好说,兄弟。让一让!”


“幸好雨来得及时……感谢上帝。”


现场一片混乱。


火灾发生在下午的工作时间,居民大多在外,加之阴雨天气,所幸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除了起火源头的那一户。从外面看也知道状况不会太好,尚未完全散去的黑烟仍旧笼罩在阳台上,烈火灼蚀的痕迹残留在墙壁上,能远远地看见消防员在残骸中来回走动。


雷狮以为自己会因为错过唾手可得的机会而气恼,但实际上他没有。这基于一种预感,一种他距离所追求的还太远的预...

2018-10-22

【雷安】您好,疑犯已被扭送至派出所

  论坛体,不正经,私设有,OOC,智商下线

        1L(楼主):RAinY

  问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当某人爸爸的游戏?

  

  2L:

  有啊......不过要这种游戏干嘛?

  

  3L:RAinY

  如你所见,当别人爸爸。

  

  4L:

  我感受到了,楼主想要喜当爹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爱是一道光?

  

  5L:

  如果楼主是妹子的话我可以尽快让你当妈,但是当爸爸我觉得,除了接盘之外都有点困难(滑稽)

  

  6L:RAinY

  想多了。就是...

2018-10-19

【雷安】回转马卡龙

  甜腻腻小两口子,不小清新,没大纲,想到哪写到哪,没什么用的雷O安A设定

  有些东西颠倒次序之后就会格外令人遐想,比如爱情和情爱,又比如AO和OA。区别在于爱情是意外,情爱是常态,AOOA这些意味不明的字母却刚好相反。

  安迷修和雷狮应该是万中无一的“意外”。

  基因检测的结果证明他们锁芯对锁钥,天生一对,偏生两人都不是服从分派安心结婚生子的材料,36L摩天高楼之上的露台月朗星稀,名为见面实则相亲的约会谁都没去,等得小桌上苦水玫瑰谢成一瓣瓣零散的小朵,落在奶白的桌布上分外萧条。

  他们反而在淌着血和污水的地下相遇了。暗场的灯光碎而晃荡,雷狮双手架在暗红天鹅绒的沙发上向后仰倒,...

2018-10-11

打扰了,抽、抽个奖

600fo了!

总之还是先谢谢大家的支持了!

本人也知道自身不足很多,尤其是现在文风转型期,写作风格和质量很不稳定。产量又低,又喜欢随心所欲地乱来,吃我腿肉的妹儿们,真的对不起啦!

入雷安也有一年了,虽然大多在咸鱼吃粮躺平喊666,但姑且也能说是个老人了。我一向不支持把同人作者圈和CP混为一谈,却也不得不承认,那时的雷安真的很厉害,慢慢超过原本热度高得多的对家,创作氛围也很棒,大家都是真心喜欢着这一对CP,认认真真在努力的。后来发生了很多事,那些事的影响直到现在也没能彻底消除,甚至成为了久治不愈的伤疤。不过我喜欢雷安,很喜欢,也喜欢萌雷安的过程中遇到的人,所以我在最繁华的时候来了,就不会...

2018-07-27

【雷安】天堂蛛(6)


壹·启示录

贰·伪命题

叁·诡辩论

肆·曲回径

伍·尽头处




陆·陌生人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某种牵引力的存在。你是在广袤的原野上奔驰的列车,满载着货物横冲直撞,为即将奔赴的旅途而自鸣得意。实际上那看似漫无边际的自由都是建立在脚下的铁轨上,你沿着其固定的道路走向既定的终点而不知,莫不如说是一种不自觉的悲哀。

雷狮的脚刚踏上C市之时,脑子里忽然毫无来由地冒出这样一句话。兴许是从少年时哪本信手翻看的三流杂志上摘来的词汇,却无比契合当下的心境。无限的可能被割裂成为无数的碎片,即使...

2018-07-24
1 / 5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