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安迷修你滚出我的浴缸

#警告:这是一个欢脱的我流恶俗OOC段子#

#纯情房东俏房客,人类X人鱼#

>>>

自从离家出走,雷狮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一分钱的零花和生活费。刚开始他完全不在意,难道健全的C国公民还能饿死不成。

不过雷狮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消费水平。谋划已久攒下来的那点私房买完新的主机平板和键盘就所剩不多了,更何况他走时还打包了卡米尔,贴心的欧豆豆替他管理财产,因为要节约,连买的甜食都下降了一个档次,总不能一直这么委屈他吧。

他决定抛弃按劳分配的骄傲,把现在住的房子租出去一半,过上地主阶级按时收租剥削压迫的腐败生活。

招租广告刚刚贴出去没多久就接了好几个电话。市区三环内,交通便利南北通透,房主还很帅,最重要的是价格相较而言还不算贵,自然是很抢手。但雷狮面见之后挨个拒绝,理由繁多,有的人啰啰嗦嗦,有的脏的和刚捡完垃圾一样,有的酷爱外放音乐,总之都不合雷狮的意。

卡米尔很无奈,“现在不能太挑剔,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雷狮说:“要我和那群玩意儿住一起?我宁愿选择去端盘子。”

“大哥,我们都还没成年,餐馆用童工犯法,想端也没得端。”

“......”

一周后,正在雷狮开始郑重考虑削减游戏开支的时候,有人敲了雷狮家的大门。开门一看是个棕发绿眼的男生,白净的很。他极有礼貌地开口,“请问是雷狮先生......”

“爱过,租,”雷狮打断他,“赶紧拎包入住,记得预付第一个月的房费。”

卡米尔和他咬耳朵,“还没问他的生活习惯呢。”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雷狮摸着下巴说,“而且这家伙长的还挺合眼缘。”

所以关键是长相吗?

卡米尔替之前被拒的可怜人默哀三秒。

偏偏有人不明白自己受了这么大的优待,提要求道:“其实我过来这边主要想看有没有浴缸。如果没有或者不能使用,在下可能不会选择这里,抱歉。”

就你破事多。雷狮暗里翻个白眼,打开浴室门,向他未来的室友展示自己脑子一抽买的豪华陶瓷大浴缸,自带按摩防滑,尺寸足够容纳两人,造型典雅不失活泼,居家享受最好选择。

棕毛很满意。于是当场签了合同交了定金,晚上就拎着行李住进了雷狮旁边的房间。

棕毛名叫安迷修,安迷修的外表没有欺骗雷狮,表里如一的三好青年,作息规律爱好正常,最可爱的是还打扫卫生,客厅厨房干净的不得了。

现在雷狮也很满意了。

雷狮和卡米尔在同一个学校,一个高二一个初二,课程都是爆满。安迷修也是高三,在附近一处雷狮闻所未闻的地方读书,相当清闲。每天雷狮被老师叨叨的精疲力尽,下了晚自习回家一看安迷修已经打扫完房间,端着小馄饨酥炸鸡煎饼果子驴打滚吃的满嘴油。

苍天不公啊。

雷狮走进浴室准备洗澡,突然闻到一点奇怪的味道。他扒在浴缸边嗅了一下,冲出去质问安迷修,“浴室是不是有人放了水产!”

“怎么可能?”安迷修反问道,“你在想什么?”

雷狮又回浴缸里摸了一把,清洗剂也抹不掉那薄薄一层攀附在缸沿的黏液,他抬手放到鼻边,一股水腥气。雷狮家里世代做海上贸易的,想他雷三太子四岁下海六岁环球,怎么可能闻不出来这是鱼味。

而且不光是鱼,还他妈是海鱼,还能不能愉快的泡澡了?

卡米尔听他说浴缸有鱼味的时候也吃了一惊,继而表示自己没有养宠物的爱好。雷狮找安迷修对质,无奈对方态度明确言语坚决,没养就是没养。

“我不傻,”安迷修认真地承诺道,“不会在浴缸养鱼的。”

总不可能是他自己吧?

雷狮有点窝火。虽然正常人确实做不出来在浴缸养鱼这种事,但是那种鱼味儿就摆在那儿,他从小对这个气味就敏感,不可能闻错,搞得现在他一靠近浴缸,脑子里都是人躺里面,一群花花绿绿的热带鱼在他腰上嗖嗖游过去的场景。

到底谁在浴缸养了鱼,成为这间小小的公寓里的未解悬案。

从安迷修搬进来大概过了两个月,雷狮家的浴缸依旧不是鱼缸胜似鱼缸。

那天周末,补习的老师出国结婚去了,给他们班放了一天假。雷狮不太和同班打交道,一直到公交站了才听说不上课,啧了一句又往回走。开门换鞋的时候听见浴室传来水声,他想着安迷修应该有课,就隔着老远喊了一嗓子,“卡米尔——!”

浴室里先是突然安静,然后砰的一声巨响。雷狮听声以为卡米尔摔在浴缸里了,光着脚就往那边跑。推开半透明的毛玻璃浴室门,竟然没有水汽,白瓷浴缸里飘着撮棕毛,雷狮低头,安迷修趴在缸里水底看他,还吐了个泡泡。

此时的安迷修一丝不挂,原本应该是修长双腿的地方变成了流线的蓝色鱼尾,就是他想象中那种梭形小鱼的半身。不用仔细看雷狮就能知道,这条尾巴绝对带着滑不溜手的黏液,和海鲜一样充满独特的咸腥味。

雷狮面对这超现实的一幕愣在原地很久,好不容易张开嘴,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不是说过不许在浴缸养鱼吗”。

“......不是养鱼,我在祈祷。我是少数民族,”安迷修沉默了两秒,一脸严肃地和他解释,“我们民族有这种穿着鱼尾巴泡在水里的习俗。”

雷狮把自己脑子里贫瘠的民族知识过了一遍,实在不能把眼前的一幕和什么特殊风俗匹配上,“你说你是什么民族?”

安迷修露出了实在不知道怎么编下去的痛苦表情。

“......水族。”

“......水族馆那个水族?”

现场气氛一度尴尬。

>>>

可能没后续了(纯真善良)

评论 ( 45 )
热度 ( 412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