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旧事说

#故事背景设定在抗战时期,TE


当年我参军,打的什么主意?家里连老鼠都一只不落抓了吃了,半大点娃,谁想着什么大丈夫参军报国,皇协军就皇协军......混口饭吃。嗨,狗皮还没穿热就让人一锅端了。可真是快,日本人早跑了,就剩咱哥几个跪在地上当了俘虏。

 

领头打进来的姓雷叫狮,手黑心也黑,一口大马刀,雪白的光,斜着,切黄瓜一样,脆生生削掉人脑袋,祖上三代刽子手怕是都练不出这利落劲儿。

 

都说共军优待俘虏,谁见过这个阵仗,当场吓尿几个。我悄悄缩着,被他看见了,刀尖儿一横,“干嘛呢?怕死?”

 

那黑红黑红的人血都溅我胸口上了,能不怕吗?我他妈眼一闭,听他说,“这么小的娃就跟着打自家人......”

 

他拿刀面扇我脸,“跟着老子干,留你一条狗命还债。”

 

跟着混了半个月,我算是彻彻底底发现,姓雷的他妈就是个山旮旯里挖出来还带着泥的土匪。当时我们用的还是自家兵工厂造的土手榴弹,炸不出几片。雷狮组了几个人,摸了日本人一个给养车队,搞到箱九九式。按规定这些东西都是得上交的,可雷狮说,按规定还不准擅自行动呢,都让规定规死了吃西北风去?本来杀降就背了处分,这下好,雷狮拼死拼活打出来的那点战功全让自己个作没了。

 

他这身土匪习气改不了了,总得有人压压。隔月就调过来一指导员,留过洋的大学生呢,要不是调戏人家妇女被撤了职,怎么也轮不到和咱们这些刺头呆一块儿。刚来的那一阵子雷狮总拿这事儿取笑他,他就抄起耙猪食的铲子一圈一圈追着雷狮打,差点又挨一顿批。

 

他叫什么来着,啊,安迷修。拗口的很,一听就是大富大贵的城里人取的名字。我们都叫他老安。

 

老安是个硬气的。当时咱们的给养卡得紧,哪像中央军,清一色的老美装备,肥得流油。我们连稍微宽裕点,全靠雷狮拿处分换,他和老安看不对眼,说什么也不肯分老安一个火药末,丢一把边区造是个意思,别说他雷狮亏待同志。老安一声不吭,过几天拿着这把枪上了前线,崩了一个少佐,给自己配上两把驳壳枪。

 

没人想到这带着酸气儿的学生打起仗这么狠。雷狮冲他挤眉弄眼,“怎么,不上交啦?不是只有我这种违法乱纪的才私藏东西么?”

 

老安把枪擦得锃亮,吹口气别进腰里,“对付你这种流氓,讲不得理性。”

 

 

 




那年秋天,鬼子开始大扫荡。困了几个月到冬天,实在没有饭吃,连草皮都扒了。雷狮让我们把最后一点粮食留给女人和小孩。有扛不住的,就悄悄挖观音土,死的时候全身都是肿的,很难看。

 

老安瞒着我们跑到别的山头找吃的,差点没回来。那些村别说粮食,锅碗都砸了,村头一个坑,全是机枪扫死的尸体,血结的碎冰滑得踩不住脚。雷狮听了气得发抖。

 

几天之后,鬼子开始进攻,没办法只能带着老人孩子突围。雷狮带头殿后,肚子上给剌了一道大口子,眼看肠子都要流出来。老安本来是带着队伍撤退了,又折回去,冒着枪子儿和大雪把他拖回来塞给了卫生员。晚上走了几里地安顿好,老安脱了衣服一看,才发现肩上给子弹打了个对穿,一件单衣里里外外是血,天太冷,他硬是一点没觉着。

 

我记得他坐在雷狮旁边,一边儿给自己缠绷带一边儿掉眼泪,不知道是肉疼还是心疼。

 

没有药,但是那两命都硬,生生挺过来。不光挺过来,还活得咋咋呼呼,两人每天不掐一顿就和鸦片鬼没抽大烟一样。还别说,自从安迷修来了,雷狮满山满野作妖的神通收了不少,烟不抽了,酒也少喝,只有老安高兴了,非拽着他大谈救亡图存的时候,才从床底下摸瓶二锅头堵上老安的嘴。

 

 

 

 




日本人没那么厉害了。

 

打了几年仗,一个连全是赤条条的光棍,有人考虑起自己的大事。像雷狮这样的,都是抢手货,一件军衣破个洞,四里八乡的姑娘给他打补丁。姓雷的不知好歹,从来装傻,跟他说明白的,就直接拒绝,一张鸟嘴说哭了不少闺女。

 

老安替他安抚那些姑娘,回来骂他:“你就是欠得慌,人怎么你了一张脸黑得和煤窑一样?”

 

雷狮振振有词,“毛主席说了,诶,要尊重妇女同志。像你这样的,吊着人家,不上不下,那叫尊重么?”

 

老安不说话了。低着头踅摸半天,又说:“你也这个年岁了......成个家吧。她们都是些好姑娘。”

 

“成什么家?打仗呢。”

 

雷狮问他:“你记不记得,我伤口感染躺床上快死了,你跑了五十里给我拿的药?还有大雪封山没有饭吃,你把自己的口粮省下塞我碗里了?你说的这些好姑娘,能做得到吗?”

 

老安被问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些只怕他自己都忘了,哪知道雷狮都记着呢。他说,你说你都这样儿了我还每天追着你打呢,换了别人,还不得跟我上吊?

 

就你这破烂脾气,老安笑了。

 

 

 





我们一路打仗,从日本人打到蒋介石。解放后,部队整编,一家兄弟走到天南海北。雷狮没退伍,我们都说他要不是受了那么多处分,指不定哪天能站天安门城楼上。他喝了点酒,眼睛半阖,说,那有啥啊,老子不稀罕,老子就乐意干别人干不了想不到的事。不像你们安指导员,目标清晰思想觉悟高,优秀青年。

 

安迷修的脸也是红的,拍着桌子起来骂雷狮无组织无纪律。他说要雷狮以后规规矩矩做人少滋事,别坏了咱们的名头;又说以后分开了有什么事大家都通点气,有了后人要一起给孩子吃满月酒,说着说着激动了,站在那条破板凳上开始唱,一群莽汉跟着和,开始还是字正腔圆的军歌,大刀砍人英雄儿女,后边儿越来越走调。

 

“月亮弯弯山岗岗高——”

 

他这一嗓子太亮了,直抛上天去,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听着老安唱。

 

“妹妹的心思诶,线团团绕——”

 

我听过这个。以前村里有个疯女人经常唱,声音倒是好,可惜是个傻子。听说她丈夫儿子全上了战场,不知道回来没有。

 

“线团团几尺你扯得清,妹妹的心思呀你可知道?”

 

老安唱完了,背地里偷偷抹眼泪。咱们谁也没好意思笑他,都不是哭了个花脸。安迷修一吸鼻子,又变回了原来的样,手指敲着桌子,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牺牲,才迎来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站起来,咱们人民也能过上好日子了。你们都是雷狮带出来的好家伙,我不在,你们切记不能焦躁冒进,踏踏实实的......”

 

我们闹,嗨呀,安夫子要开始念经了,不听不听。安迷修指着雷狮的鼻子,特别是你,别生事。

 

知道啦。雷狮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

 

 

 





那几年的时候,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开罪谁。一觉醒来屋墙上贴的全是大号方块字,纸角的浆糊还是稀的。我倒是不识字,就是时不时的听见家业摔在地上的哐啷声,叫人心理发慌。

 

咱们镇里最有学问的教书先生从被窝里被拖到街上到处走,脖子上挂个字,黑乎乎的。他裱的画被撕成几块,零零散散掉了一地。他就哭,什么都没啦,然后被打得大口大口吐血。可没人在乎。

 

我一下就想起来老安了,托人到处打听他。几个兜转,问到一个供销社的。他一听老安脸色就变啦,斜着眼说,“你问他干什么?”

 

就问问,老战友。我实诚地说。

 

他满不高兴。

 

你少和他扯关系,别把我也搭进去。他们这些留过洋的,应该让工农兵再教育,一身的反动骨头......

 

那是咱们指导员,怎么能够呢?

 

你说他?他还私藏书呢,花花绿绿的美国字,《魔侠传》——也许是别的名。差点被打断腿。妥妥的右派没跑了。有护着他的,也被关了牛棚。

 

我急了,他现在呢?

 

现在?能怎么样?我不知道。倒是护着他那个,本来是没事,也被检举了。赫,不革他不知道,这家伙祖上跟着张作霖当土匪的,后来也是大官,爹娘在上海开银行,就这样黑五类中的黑五类,居然也混进了革命队伍。

 

他是姓雷吗?

 

是啊。

 

那就没有什么了。我和丢了魂一样,可是不敢再多嘴。雷狮这条命是老安救的,替他挡的劫,是不是在还情呢。

 

以前劝我不要打自己人的是雷狮,如果有一天像那个教书先生一样跪在那的是他,或者老安,我还能打得下手吗?他没死在日本人手里,也没死在老蒋手里,要是死在自己人这,也太可笑啦。

 

 

 

 

 



再见到他们的时候,是很多年后了。两个头发全白的老头,一个小公园里下棋。老安总说自己不擅长动脑子的事,其实他心比谁都雪亮,两个人逢着对手,杀了个痛快。

 

雷狮和以前一样,眼神一点看不出老态,和鹰眼一样锐。老安却有点佝偻了,他说是肩上留了点后遗症,挺直了就疼。他说这话的时候轻轻张了张肩,可那根我看过无数次的脊梁到底不是原样了。又不是神仙,谁能不老不死呢。

 

一个穿花袄的老太太摇过来,她有些富态,挎着竹编的篮子,大声喊:“安迷修,回家吃饭啦!”

 

老安不好意思,低下头搓搓手,“你看,她又来了。这局下不完了!”

 

“你走吧,我记着棋盘,明天再来下。”

 

我站起来和雷狮一道把那些个兵卒炮马楚河汉界收回盒子里。雷狮和我说,那是安迷修的媳妇儿,他被下放到湖南那边的时候,连饭都不给,得亏这姑娘,偷偷给他塞吃的,好歹保下来一条命。平反之后,老安就娶了她。

 

他说不能对不起人家。

 

老安一边摸拐杖一边笑,雷狮啊,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样?一盘三十二个子,乱摆一气,咱们谁来谁往,你算的清楚么?

 

雷狮抬头想了想,也笑了,算不清楚了,早就算不清了。那就我赢了吧。

 

你这烂脾气!老安骂他。

 

雷狮看着老安越走越远,变成一个小点,转头对我说:他算是抛下咱们了。走,陪我买点酒去,我刚得了一根山参,好东西,赶紧泡上。

 

天冷了,再不久就会落雪。我恍然想起听过的一段书,什么“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我诚心想看下雪之后安安静静的样子,又怕出不了门不能一块儿下棋,只好缩了缩手,侧着耳朵听雷狮在哼的曲儿。

 

那声音越来越细,听着听着,就淡了。

 

end.

 

 --------------------------------------------------------

感谢阅读!


最近很白嫖了,谢谢关注我的旁友没有取关,爱你们www

 

 这篇其实是个双向箭头,有人看出来吗(望天)

 

 

 

 

 

 

 


评论 ( 15 )
热度 ( 97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