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luvtime

 

警告:重度我流沙雕甜文

1

雷狮当年入住宿舍的时候,刚刚好碰见电梯开门,他手里的东西本来不多,提着小行李箱翩然上了十四楼。放完东西一看,还早,把帕洛斯和佩利都叫出来喝个酒吧,卡米尔只准喝果汁。

 

安迷修当年入住宿舍的时候,刚刚好碰见电梯关门,他拖着两个农民工蛇皮袋一个拉杆箱和一个背包,大声喊同学你先别关门等等我,结果里面那位戴了耳机提着小行李箱翩然消失在铁厢门之后。下一趟电梯刚刚下到二楼,只听咔叽一声全楼断电。

安迷修冒着生命危险爬楼梯上了十四楼。

 

2

雷狮的初吻是在大一时丢的。他收拾完宿舍准备出门浪,被突如其来的黑暗糊了一脸。电灯灭了,走廊上也是暗的,大概是断了闸,摸黑走下十四楼还是挺吃亏的。他想,那就先去上个厕所吧,电线抢修起来也快,说不定回来就好了呢。

回来的时候,一个黑影蹲在他宿舍门口鬼鬼祟祟的,他走过去拍那人的肩,“干什么的?”

那人吓得一抽站起来,把手上的包全砸雷狮脚上了。雷狮疼,龇牙咧嘴地弯腰,黑暗中冷不丁撞上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想了想,脸色就变了。

 

安迷修的初吻是在大一时丢的。他满身臭汗爬上十四楼,感觉自己变成了脆脆鲨,一走一掉渣。宿舍门关着,他不知道有没有比他先来的同居室友,低头看看自己准备整理整理仪容搞好第一印象。鞋带松了,蹲下系系。

应急照明的绿色灯光中,幽深的走廊格外可怕,连隔壁丢了袜子的惨叫声都显得那么吓人。安迷修头天才被拉着看了几个恐怖片,现在脑子里不是丧尸就是女鬼。好巧不巧有人拍他的肩,他立马就把手里的东西全丢了。那人疼的一吸冷气,安迷修赶紧蹲下看他把人砸成啥样了。这一蹲冷不丁撞上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想了想,脸色就变了。

 

3

雷狮想,我靠,我初吻。

 

安迷修想,我靠,他抽烟。

 

这时候电来了。

 

4

雷狮当年大二参加校运会的时候,早上还是暴晒的大晴天,下午到他比赛就浓云蔽日,舒舒服服跑完了全程,都没怎么流汗,美滋滋的雷狮还能在冲刺时对着观众席疯狂呐喊的迷妹们吹个口哨。妹子们激动地交流着,啊,他就是和室友热吻的那位学长啊,别跑步了来泡我吧!

 

安迷修当年大二参加运动会的时候,上一场比赛还是浓云蔽日的阴凉天气,下一场到他比赛就突降阵雨,他两三个星期没剪的刘海扛不住雨水的重压糊在脸上,校运会变残奥会。等他跑完,别说看台上的小姐姐,后勤都走光了——不是很美的那个走光。寥寥无几的妹子们激动地交流着,啊,他就是和室友热吻的那位学长啊,有点帅但是又有点恶心耶……

 

5

雷狮发现自己的海绵体能对着男人起反应。他室友兼血海深仇对象淋着大雨跑步的照片上了学校头条,配上大字标题“坚韧不拔永不放弃的运动精神”,而不是打破全市记录的他。雷狮略有些不爽,盯着电脑上安迷修一柜子同款的白衬衫看了半天。别说,照片照得挺好,雨水泡得半透明的布料堪堪黏在小麦色的肌肤上,有他雷狮十分之一的英俊。

仔细一看,腰还挺细的。

雷狮对着自己比划了一下。居然有点心动。

 

安迷修发现自己的海绵体能对着男人起反应。他的室友兼血海深仇对象堵在墙角和他讲“咱们来一炮呗”,那一点点身高差让他刚好能看见雷狮宽松黑色T恤大敞的领口。他身材不错这件事安迷修是知道的,但从这个角度这个距离看还是第一次。小姐们都说过什么来着,要人命的野性性感。

仔细一看,胸围还挺……大的。

安迷修对着想象中的凯莉艾比安莉洁比划了一下。居然有点心动(?)。

 

6

雷狮第一次和安迷修说喜欢是在即将毕业的时候。他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家里拖去国外进修,一大早的航班,雷狮六点不到就被几个大汉押到机场。天还没完全亮,跑道灯和晨星相交映,他远远的看见一个熟悉的外套,是他室友那傻子常穿的款式。

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带兜帽的家伙就直直地朝他跑了过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还好,总算赶上了。”说完往雷狮怀里揣了个猪肉包子,热的。自从安迷修知道他不喜欢吃早餐,就特别在意这个,生怕雷狮饮食不规律玩坏了自己的胃。

“你怎么来了?”

雷狮问他。安迷修又掏出来个香菇馅的自己啃了起来,“卡米尔告诉我你今天走,我怕来不及,提早来了一点……三点钟到的。”

大葱的味道让雷狮皱了皱眉,“你对我不声不响走了没什么看法?”

“能什么看法?难不成还寒窑苦守十八年。”

安迷修干净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踏上异国他乡的飞机就像是和眼前人每天一起坐上的校内班车一样稀疏平常,雷狮低下头,在安迷修耳边悄悄说,“别当王宝钏了,当我的西凉公主吧。我数三二一,扭头跑,别停,知道吗?”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说话,雷狮喊了个一,拉起他的手开始一路狂奔。猎猎的风声打在耳朵上,室外刺骨的冷像是要把他的皮肤一层一层剥下来一样,可他从来没觉得这么快乐过,疯了一样大喊,安迷修,老子看上你了,就是你了,我喜欢你喜欢的要死了。

安迷修像是还活在梦里一样啊了一声。

 

安迷修第一次和雷狮说喜欢是在结婚典礼之前,雷狮恶趣味的买了一条女裙,偷换了安迷修的西装礼服,安迷修看着层层叠叠的蕾丝花边脸都绿了,罪魁祸首反倒倒在沙发上笑的半死。

他们婚礼现场在朝阳的海边,有灰碧色的海潮和细密的黄色沙滩。原本商量好了就一对新人一个神父,也不知道雷狮那家伙是嫌不够低调还是怎么的,突然在潜水大半年的校友群里吱哇叫了一声“我要结婚了”,附带十张酒店海景房大图和地址定位,就和“你们赶紧来蹭饭吃然后交份子钱”基本一个意思。

曾经的学弟学妹学长学姐,全沸腾了,买好飞机票往这边来。

没人想得到他们真的能走到一起。想当年这一对夫夫家暴都是能对打一套四平拳的,雷狮虽然输的多一点,但是从来没吃过亏,因为安迷修向来不下重手。

这次也一样。两个人打了一会就变成唇齿间的撕咬摩擦。正常人一辈子也就想要这么一次的时候了,谁舍得乱来,都全心扎在对方身上不肯出来。直到化妆师在外面当当当砸门,才匆忙套上衣服,领结扎紧好遮住吻痕。

婚礼现场的花束不是通常的玫瑰。细密的白色小花拥成簇,细长的枝干躲在重叠的花瓣下,一路走来都是碎而小的花瓣,在空中飘成絮。

花是安迷修挑的,芥菜花。雷狮丝毫不在意这些,但是安迷修却总是想在不经意的地方搞些小浪漫。他一边走一边对雷狮说,你知道芥菜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雷狮笑,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将我的一切奉献给你——是不是很有骑士气质的花?”

安迷修折了一支,被插花的柠檬姑娘小声抗议着。但毕竟没人不会惯着今天的主人公,她们仍然满心欢喜地看着安迷修把那支花插在雷狮的心口,清香的花序一如骑士洁白的衣角。安迷修单膝跪下,向他将要发誓相伴一生的伴侣致以最高的敬礼。

他说,我爱你,你愿意接受我一生卑微的忠诚和热忱吗?。

雷狮把那支花又反手插到他头顶,“如果是告白,你多的是时间说。”

 

——独属于我们的,无限的luvtime

 

----------------------------------------------------------------------------

越到期末越想摸鱼,决定拿傻白甜短文混一波更。

细心的朋友应该能看出来其中有删节了(醒醒没人看你)中间构思情节有点长,决定另开一篇傻白甜文以充分发挥其傻白甜的作用

人越老越扛不住虐,像我这样的老阿姨,写点傻子甜文,想着他们在某个世界的角落活的幸福愉快,眼前的苦好像都不算什么了。

希望看过我的文的旁友有开心的感受!

抓个虫,论文写多了,输入法自动把愿意打成原意了,难受(

fin.

评论 ( 25 )
热度 ( 347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