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天堂蛛(4)

壹·启示录   贰·伪命题   叁·诡辩论

肆·曲回径

擦破天空的群星痕迹斑驳。错失月光的人手捧黎明,迎来他险些错失的、平常的一天。

安迷修还没回来,兴许是值班去了。雷狮常年在外游荡漂泊,养成的不良习惯不少,饮食不规律算一个,高兴的时候一天五顿带下午茶,不高兴的时候三天三夜光靠喝酒混日子,现在不巧有些饿了。卡米尔还靠在沙发上打盹,难怪,窗外蒙蒙亮,平时正是好眠的时候。雷狮拉开冰箱门左右看了看,真不愧是两个单身男性的地界,干干净净,鸟不留食。

他心里和沉进寒潭一样,冷静却僵硬,从上衣口袋抽圌出一根烟塞进嘴里。不知是不是潮气太重的原因,那烟的气味有些不对,又闷又朽,走过喉头气管时和点燃发霉的柴火一样。雷狮抽了两口,随手一丢,脚尖碾上去,橙红的火星振翅挣扎了一瞬间,徒劳地暗了下去。

坐以待毙向来不是雷狮的风格。

他借着采购食物的由头混迹在早市的人群里。对于人员流动并不频发的小地方,雷狮兄弟两人搬来的事情,绝大多数人早有耳闻,只是雷狮行圌事低调乖张,除了安迷修暂时还没怎么接触过别的镇民罢了。他穿上外套,想借清晨的凉气掩盖身上的伤痕,却仍然收到了不一般的注目“礼遇”。凭着干净出众的外表和不凡的谈吐,雷狮曾经让看遍上流社会的贵圌族千金对他死心塌地,雷狮以为要和周围人打好关系,再轻松不过。

但他很快发现有什么不对,一旦靠近,那些交头接耳的人立刻心照不宣地干起本职工作,就像在避讳着什么一般。

雷狮张望一番,最后冲街边偷偷看他的小姑娘勾了勾嘴角,她瞪大圆溜溜的眼睛,将瞬间红透的小圌脸往衣领里一埋,快步走开。

有戏。

他假装不经意走开,在长街尽头追上那名姑娘。女孩仍旧低垂着眉眼不敢看他,轻轻嗫嚅道:“先生,你,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

雷狮试着收起气场,温柔地和少女攀谈,“你认识我?”

“不,不认识。但是听说过您……啊!”

她突然叫了一声,“安迷修先生!”

站在雷狮身后的正是安迷修,这里的人都很熟悉他,少女趁着雷狮不留神的时候躲到了相比起来和蔼得多的治安官身后,只像受惊的小鹿一样露出半个脑袋。雷狮暗骂一声,好好的搭讪,有了安迷修的介入,就和某种不可名状的犯罪被抓了现场一样。

安迷修拍了拍少女的头,“好了,没事了——”

他转向雷狮,“雷狮先生,你在干什么?”

“能干什么,说个话而已,这也违反了哪条治安法吗?亲爱的警官大人?”雷狮眉头跳了跳,“还是你吃醋了?”

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睛凝视着他,如起风时吹皱的湖面,不复平时山光水色的温柔。

他不会真当我在骚扰这个女人吧?雷狮咬牙,那瘦小得只剩几根骨头架起的身板,还有在下雨的泥地里滚过的衣着,得了吧,雄狮即便是饿死也不会对腐肉动心的。

安迷修定定看了他几秒,最后长叹一口气,“你能不能消停一点。”

他凑近,拨圌弄着雷狮头上的绷带,“打架了?”

雷狮“啧”了一声,让他的手这么一拨,脑后的伤口疼得更厉害了,“你猜。”

安迷修又回身摸了摸少女的脸颊,示意她没事了。她埋在布料里,俄而探出双眼来冲着雷狮眨了眨,飞快地将手上的东西塞进了他手心里,然后哒哒哒地跑开了。雷狮低头看去,是一枚金属制的胸章,在熹微的阳光中透着冰冷的银白光泽,令人想起昨夜的凶器——该死,还真的很像。只不过这是一只收起羽翼的鸟,而它全身上下最尖锐的部分,也就是那倒钩一样的喙了。

安迷修也看见了,“……她很喜欢你呢。”

他从衣服里拽出一条银色的项链,“这是乌鸦的护身符。在别的地方兴许这种鸟不怎么受欢迎,但是在这里可不一样。”

“是吗,”雷狮笑,“可惜我不信这些,她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找个机会还给她吧。”

闪光的小玩意儿在半空划出一条抛物线,稳稳地落在了安迷修手里。安迷修端详着护身符,说道:“她也许是想……”

“抱歉,她怎么想的我可不关心。我倒是想问你一件事,安迷修。”

雷狮试着将自己的声音压低,“你们这小地方,三个月内,有没有发生过袭圌击事件?”

棕发的青年陷入了沉默。

“这就是我想告诉的你的事情,她可能是在担心你。”

雷狮听着安迷修的叙述,仿佛在听一个耸人听闻的恐怖故事。

“上个月,休斯太太被人发现死在海滩上,先是钝器打击,然后是锐器割破喉咙,最后被切断了无名指。”

“这里有所谓蜘蛛女的教派,这样的状况和教派的某些教义极其相似,因而他们认为她触怒了神灵。虽然在我们看来是刑事案圌件,但是许多人都拒绝和警圌察合作,包括提供口供和目击证明等等,凶手很狡猾,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这件案子至今没有一点进展。”

“……”

雷狮自然不会认为自己触怒了什么节肢动物蛛形纲的女神,但“休斯”这个姓氏他确实不久之前才见过,甚至于他卧室的墙壁上前不久还挂着这位惨死女士的照片呢。

琼斯•休斯,他现住处的前女主人。

安迷修的眼神里是对生命逝去的悲伤惋惜,见雷狮一言不发,随而问道:“还有你,头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高兴吧,”雷狮咬牙切齿地说,“你的案子现在有人作证了,活的。”

 

凡错失者,必要叫他重聚

凡夺取者,必要叫他归还

鸦羽和黑夜藏着污垢

蜘蛛说,我以这丝线作评判

轻者纯洁无瑕与主为伴

重者则断

莫怪从人间堕回,利刃里受苦……

我将收回环指,作罪人的痕迹。

-----------------------------------------------------------------------

屏蔽得我心都碎了,妈耶。

和正文没关系的叨逼叨:

最近的生活状态:

“大爷,您知道明天考试吗?”

“明什么考?”

“大爷!明天考试,复习去吧?”

“考什么习?”

“大爷!太太更新了,去吃粮吧!”

“快,快把我lof账号登一下,我再吸一口,就一口!”

“马上考试了,您可长点心吧。”

“点心,点心我喜......”

已经对自己束手无策了。

本文大概是正式开头了吧,第四章连感情线都没开始,真想抽打上雷安tag的自己一耳光。我觉得一个段子写手强行憋出的正经文风已经快崩了,写着偏现代翻译文风,心里想的是“波棱盖卡秃噜皮儿”“哥老关搞撒子咯”的方言和各种乡土文学词汇,我是个心口不一的女人(等等)

我不是特别喜欢单独发文叨逼叨,发了删的也快怕偶尔进来吃我腿肉的姑娘烦,所以每篇文后面都要留这么一个破坏气氛的段落,哦,上帝,原谅这个可怜的话痨吧。以及!又认识了好多脑丝和小可爱,妈耶我开心死了,我觉得雷安圈的都是天使啊(安详) 

眼见小蜘蛛一路低开低走,好丧,决定停更三分钟(超小声BB

评论 ( 16 )
热度 ( 55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