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R.E.(上)

明星雷x娱记安  一场骚操作引发的血案

单身狗今天没有活动安排,决定日更一万字


安迷修拧着钥匙,打开吱呀作响的生锈门扇,从挂钩上拿了块抹布去墙上擦微微泛黑的血迹。腥臭的红还没完全凝固,应该是不久前泼上去的,其中不干不净地粘着几根白而粗的羊毛,显示血液的主人很幸运不是人类。

 

油漆刷蘸着羊血,笔迹凌乱地画出个大字“滚”。这些人也许是抱着物尽其用的想法,没用完的直接泼到紧闭的防盗门上,顺着门缝渗进去不少,他没留意,在地板上踩出几个半月形的小印记,手忙脚乱地去擦拭。

 

怎么又找上来了,安迷修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搬家了,这些人死缠烂打的样子,就和他欠了高利贷一样。砸破的玻璃,放着死猫的车后座,半夜窗外窥视的人影,夜行道上甩着匕首的小混混,如果说他第一次看见这些威胁手段时还有点惊惧,现在则只能用习以为常来形容。唯一得思考的就是怎么和邻居交代。温柔懦弱的房东大概接受不了这样的骚扰,看来第五次搬家也应该尽早提上日程。

 

他刚刚放下湿漉漉血糊糊的抹布,衣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打来的是常年不往来的部门主任,对话总结起来,不过拐弯抹角地要求他主动辞职。安迷修客客气气寒暄几句,决定下午就把早准备好的辞呈交了。

 

毕竟他现在可是个大麻烦。

 

 

 

“哟——这你的文章?”

 

桌对面男人终于收起不耐的表情,一指头把装x过度的墨镜掀到头顶,“以前在那家啥,《时代》做过的记者?”

 

安迷修点点头。

 

“我们这庙小,可装不了您这大佛。”自称罗德烈的老板把安迷修精心装订的简历和作品样本往桌上一推,“屈才,屈才啊,出门左转吧。”

 

安迷修知道他精明得很,是怕自己要价太高。记者这行从业越久,越有优势。

 

他咬咬牙,指着门外探头探脑的另一个应聘者说:“我和他月薪一样就成,合同可以签十年的。涨薪升职我不主动要求,只要包食宿还算数就行。您看着办。我要不是不太会说话开罪了上面的领导,主动走的,现在应该还在那边干着呢。”

 

罗德烈翻了个白眼,“行行行,不挑了,让那个走吧,就你了。我带你去写东西的地方。摄像机我们有,电脑你自己带上——有电脑吗?”

 

他的这“小庙”确实小,总共就四间藏在居民楼里的单间,两间远点的供男女住宿,隔着一堵墙就是所谓的办公区。早先安迷修就听见隐隐约约有男女争吵的声音,开门一看是个妆容精致的姑娘在看苦情戏,你一耳光我一拳头的好不热闹,反而把她看得捶着桌子笑。

 

罗德烈顶着影院般的音量冲着她喊:“凯莉!接客了!”

 

凯莉一个枕头丢了过来,“开报社还是妓院呢?别给新人留下不良印象好不好!”

 

安迷修向来学不会和这些小女生接触的法门,就普普通通地鞠了一躬,“你好,美丽的凯莉小姐,我叫安迷修,即将成为你的新同事。”

 

“酸死我了,帅气的安迷修先生。”凯莉缩了缩肩膀,笑得更厉害了。

 

她手一扫,在零食袋子里清出一片空地,示意安迷修过来坐下,“你有工作经验吗?以前主要负责什么的?”

 

“有,很多。以前主要是负责社会板块的。”安迷修如实回答。

 

“社会?社会挺好,你现在要干的和社会差不太远。正好安莉洁最近要到J市,我得跟着,金和紫堂都搞不定,雷狮那边就交给你了。”

 

安迷修听得一头雾水,安莉洁他倒是知道,正当红的清纯系小花。

 

雷狮又是谁?新出道的女明星吗?名字很雄壮啊。

 

凯莉看着他错愕的神情,扶额道:“天哪,你不会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吧?”

 

“……我们的杂志叫凹凸,主要内容是家长里短市井新闻?”

 

“那是上个月,”凯莉有点恨铁不成钢,“这个月的我们是八!卦!杂!志!别这么看我,我们也是要吃饭的耶!光做一些知x音今古x奇的栏目已经不能养活这一大家子了!”

 

天。当年老师亲手颁给他奖学金的时候一定想不到现在的他正在靠扒他人的私生活求生。

 

安迷修挣扎了一下,犹犹豫豫地说:“那我应该干什么?”

 

“简单,”凯莉打了个响指,“你去盯着雷狮,拍点照片。只要有合适的角度和地点,就算糊一点也没事,从那一刻起他就不是单身了!全娱乐圈的女人我都能凑成他CP!”

 

一直秉持着正直真诚原则的安迷修,被这狂放无耻的作风惊呆了。

 

 

 

雷狮不是新出道的女明星,是男明星。

 

怪安迷修不怎么关心娱乐圈,其实满大街都贴着他的海报。

 

不知道这人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横刀夺走某个老牌鲜肉的角色,在《海之恋曲》演男一霸道海盗。虽然剧情极其无脑,但这男主角倒是成功圈了一大波粉,现在正是话题度最高的时候,随便一颗小石子下去,都能惊起不小的波澜。

 

这也正是罗德烈他们选他当目标的原因。

 

他行事倒是很低调,除了网上同道中人捕风捉影的报道,安迷修基本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于是抱着试探的心态在他签约的天娱公司附近呆了一会儿。短短十多分钟,两拨人被保安拽走,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一样来找雷狮的,但足够说明凯莉给他找的这个任务不怎么简单。

 

安迷修坐在对面的咖啡馆,续了三杯卡布奇诺,终于决定主动出击,挺直胸膛,就和他以前做采访时一样走进了天娱的大门。前台是个年轻女孩,可能是在这岗位呆烦了,神态冷漠又呆滞。安迷修心想用自己以前还没失效的证件,冒充财经记者采访他们老板,说不准能混进去瞧瞧,对着那小姑娘还没开口,对方倒是先惊喜起来。

 

“唉,安记者!”她嘴角都弯起来了,“你来采访的啊?”

 

安迷修一边在脑海里搜索,一边挂上职业微笑,“是啊。和丹尼尔预约过了,他还没回我消息,我能先上楼看看吗?”

 

“肯定啊,”女孩帮他按了电梯,“你想不起来我了吧?一年之前P省有个煤窑事故,我爸和七八个工人埋死在下面,要不是你把那群狗东西的揭发了,他们还真准备三百块打发我妈。”

 

“啊,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安迷修笑了笑,“你们现在还好吗?”

 

“好,好得很。老人身子骨硬朗,和我一起搬到这边来住,做点家政。电梯来了,我不耽误你工作,快去吧。”

 

安迷修简单挥了挥手道别,等电梯门关上后,靠着轿厢深吸了一口气。干爽的凉气无孔不入,渗进狭小的空间,金属冷硬的光泽将他照出一个渺小又空虚的六视图。他居然快想不起那女孩说的是什么事了。

 

他不再是逆着暴风和洪水行走的人,只是一个靠谎言当通行证的小丑。

 

太他妈艰难了。

 

安迷修把冰凉的手心放在额头上,按下了十五楼的按钮。他确认过这栋写字楼的结构图,如果雷狮在公司的话,多半就是十五到十七楼,他只要小心地行动,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撞上那什么雷狮呢。

 

多亏之前那几杯咖啡,他现在有点内急,摸进了卫生间。

 

他正在解裤链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安迷修怕被人发现不是熟脸,惹了麻烦,不自觉地把头偏了偏。两人并排站着,小小的空间里水声响得人极其尴尬。

 

安迷修没来由地觉得那人在看他,视线和有形状似地戳得他耳尖痒痒,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给他一个眼神警告。这头一抬,差点吓一跳。

 

这头巾……这发型……真像雷狮啊。

 

靠,他突然反应过来,眼前这人和雷狮无非是妆容上的区别。

 

是雷狮本狮了。

 

 

 

“查一下今天早上进出大楼的记录——还有,给我两个小时之内的监控。”

 

雷狮去上了个厕所,回来脸黑得和煤球一样,对着卡米尔沉声施令。

 

他小个的经纪人捧着笔记本敲敲打打,发了份文件到雷狮私人电脑上,“又有粉丝闯进来了?”

 

“啊?嗯,被拍到了比较麻烦的东西。”他极其不耐地翻找着,“也许是私生饭。我们最近没招什么新人吧,棕发碧眼那种?”

 

“没有,大哥。”

 

“那就行。那是……啧,就这个人,安——迷——修,帮我搞一下这个人。”

 

雷狮指着屏幕,上面是个规矩清秀的青年,哪里看得出来是会偷拍他人隐私的人。

 

卡米尔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虽然他不会质疑雷狮的决策,但还是问了一句:“他到底拍了什么东西?”

 

“老子的鸡、儿。”雷狮咬牙切齿地说,“激情出镜,全程无码。妈的,谁知道和你并排小便的人会突然……”

 

“好了,我知道了。”

 

 

 

安迷修骑着他的小电驴,一路风驰电掣,踩着翻污水的下水道口,钻进横七竖八晾着红秋衣绿秋裤的居民楼。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凯莉的电视剧正演到男女主角撕x最热烈的那一段,暴雨声效加上男主公鸭嗓的声嘶力竭,在狭小的房间里回响。

 

“凯莉小姐,我回来了。”

 

他有气无力地喊。凯莉转过头,笑盈盈地看着他,“第一天工作,感觉如何啊,安迷修先生?”

 

“还不错,大概。”安迷修斟酌了一下用词,“拍到雷狮了。”

 

“拍到了?”凯莉睁大了眼睛,“他防狗仔防得挺严的,连背影都没露过几次。你开玩笑吧?”

 

“天娱撞上他的,我找了点关系进去。”

 

安迷修捧着相机给她看。背景灯光昏黄,雷狮的脸完全可以拿来做表情包,特别是那神似提裤子的动作……

 

凯莉笑得趴在桌上,“一流照相师,一流哈哈哈,我们拿他丑照勒索他算了,还做什么八卦小报啊!”

 

老实说确实可以勒索他。安迷修脸红了一下,这张当然不够,他没给凯莉看的部分还有更劲爆的内容。如果他是雷狮的黑,那几张半裸照丢到网上,三分钟就能让雷狮上个头条。

 

是下半身半裸:)

 

天可怜见,他也是第一天上任,再加上问心有愧,心一跳手一抖快门就按了下去,还连按好几下。那几声“咔嚓”叫得他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他的腿比脑子动得快,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派出所蹲着呢。

 

那边凯莉大手已经开始了“开局一张图,后文全靠编”的工作日程。安迷修坐在桌边,只觉得脸颊发烫,还有点后怕。









------------------------------------------------------------------------

行了,我知道我是沙雕写手了。


评论 ( 33 )
热度 ( 147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