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天堂蛛(5)

壹·启示录· 

贰·伪命题

叁·诡辩论

肆·曲回径

  


从某些方面来说,雷狮是相信所谓“命运”的存在的,只不过他从来不对这无形之手抱有敬意。就像狂风之于水手,利爪之于猎人,试图掌控暴虐的雷电只会激起他的兴致。就算是劫后余生之时,雷狮所想的也仍旧是给胆敢冒犯他的人狠狠地还上一拳。

他甚至在安迷修的小办公室里,以轻佻的语气,试着从安迷修那套出来点什么关于休斯案的蛛丝马迹。

“我说,这时候你应该相信的是我们的能力,你还记得些什么?”

安迷修嘴上抱怨着他,却仍然不忘给他满上一杯琥珀色泽的花茶。这东西甜且香,不合雷狮一贯的口味,不知道他是不是加了什么药物,暖醺的气息随着蒸汽扑在脸上,更令人心烦。

他的劝告刚好给了雷狮放下这恶心的东西的理由。伤者歪了歪头,不经意地露出包扎的痕迹,“抱歉,这位警/官,我现在很累,什么都想不起来。”

“请你配合调查,这是我的职责。雷狮先生,妨碍公务是重罪。”安迷修可以咬重了敬称。

“我可不觉得。从你孤零零的可怜调查来看,这起案子似乎并不被重视?”

雷狮勾了勾嘴角,“如果没有猜错,休斯先生也选择了缄默吧?是你在一意孤行地追查,而不是我。希望得到信息的态度可不是威胁,安迷修。”

惨白灯光下的安用他湖水般的双眼注视着面前的受害者,或是重要证人。他举手投足间呈现出骄矜的上位者气质,但更多时候则是充斥着食肉动物的匪气,他知道今天是说服不了雷狮了,针锋相对,狭路相逢,总得有一个人先退让。

安迷修叹气,“那好,公平交易,你想知道的东西我会告诉你。但在那之后,作为代价,你得告诉我你知道的东西。”他伸手在上锁的柜子里取下蓝色的文件夹,拨弄一会儿,抽出一张纸。“其他的恕我不能提供。”

那是几张现场照片。雷狮翻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如果是他靠观察就能解决的事情,也不会让安迷修苦恼到向他恶劣的态度低头。

“好。”

他把照片暗自记下来,交还给安迷修,“我当时喝多了,什么都没看见,抱歉啊。”

“……”安迷修的手抖了抖,“累了的话,就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线索的话——”

“知道了。”

 

事实上雷狮并不打算让安迷修的调查顺利地进行。连环杀手对受害者的选择必定有一定的标准,假如那个标准涉及到雷狮和卡米尔两人的身份,才是目前来说最不妙的事。佩利和帕洛斯两个战力的缺失让他不得不考虑更多的可能性。

另外,出身让他对警/务系统那一套官僚而僵化的作风毫无信任,包括在他眼里行事呆板的安迷修。

卡米尔此时就在外面,看见雷狮出现,不动声色地跟在他身后半步。

“休斯一家有问题。”

听完雷狮的叙述,卡米尔本能地感受到异常,“这对夫妻感情很好。丈夫绝不会放弃追查和诉讼。他在害怕什么。”

“我同意,”雷狮开了罐啤酒,“我有必要去见那老头。”

 

这栋小楼前现任主人的唯一联系方式是一串电话号码。幸好时间还短,老休斯也许是还没来得及更换,在数秒之后,电波从遥远的某一端城市传来老人疲惫的声音。

“谁?”

雷狮敛了敛嗓音,“您好,我是买下您房子的人。”

“……有什么事?”

“——我们在打扫房间的时候,从角落里找到一串项链。”他眼神移到尚未摘下的壁挂肖像画上,女主人白玉般的颈项上戴着一串珍珠,“黑色蕾丝缎带,十二颗小珍珠。请问这是不是您太太的东西?”

这当然是雷狮的杜撰。可惜就和大多数男人一样,他并不清楚妻子的首饰盒里究竟有多少件珠宝,和大多数深爱妻子的男人一样,他又迫切的想拿回妻子的遗物。在沉默了数秒之后,休斯先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是的,这是她的东西。”

“我腿脚实在是不太好。经不起奔波。雷狮先生,麻烦您将它送到C市吧。”

C市。

雷狮抬眼向窗外望去,朦胧的雾气结在窗前,茂密的植物影绰如鬼。太阳快落了。






-----------------------------------------------------

逻辑不通胡说八道写手上线!

鸽了这么久,还是想写,没人看也要写,把自己的故事讲完!

希望能给人好的阅读体验!

评论 ( 13 )
热度 ( 40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