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回转马卡龙

  甜腻腻小两口子,不小清新,没大纲,想到哪写到哪,没什么用的雷O安A设定

  有些东西颠倒次序之后就会格外令人遐想,比如爱情和情爱,又比如AO和OA。区别在于爱情是意外,情爱是常态,AOOA这些意味不明的字母却刚好相反。

  安迷修和雷狮应该是万中无一的“意外”。

  基因检测的结果证明他们锁芯对锁钥,天生一对,偏生两人都不是服从分派安心结婚生子的材料,36L摩天高楼之上的露台月朗星稀,名为见面实则相亲的约会谁都没去,等得小桌上苦水玫瑰谢成一瓣瓣零散的小朵,落在奶白的桌布上分外萧条。

  他们反而在淌着血和污水的地下相遇了。暗场的灯光碎而晃荡,雷狮双手架在暗红天鹅绒的沙发上向后仰倒,三四个红唇鲜艳的美人在他身侧乱洒酒液,而他视野里是倒置的地板,还有一双修长的腿。

  雷狮后来知道那人名叫安迷修,不过当时他只能看见隐没在阴影间的刀锋,以及安迷修擦拭血痕和上刀油时温柔利落的手法。他难以遏制地想到,原来玛尔斯和维纳斯真的有过露水情缘,他们在欢愉中诞下美与暴力难分难舍的杂交产物,它蕴涵在那个男人舒展如鸟翼的肩背中,躲藏在他蜜色皮肤下有力的肌肉中,从每个不经意的角落展露其妖娆的轮廓。

  在安迷修抬眼的那瞬间,雷狮冲他比了个手势,他右手食指拇指圈成圈,左手食指迅速抽丨插,与此同时恶劣的笑容渐渐从他面目中浮现,像壁挂画里作弄人间的魔鬼,来去自如的惬意。

  如果说一个Alpha对Omega做出如上行为,那么大部分情况下,O会在三秒内决定今宵酒醒何处,自家卧室还是他人床上。但反过来动作主体是个醉色未消的Omega,客体却是个提刀浴血的A,这已然被归入挑衅行列,一时头脑发昏的那种。安迷修自认大度,实则是个大Alpha主义,不需也不屑计较。如有必要,他其实不惮与人做对,即使是人人闻风丧胆的混世魔王。

  可是一场发热使他们的结合瓜熟蒂落。易感期的A耐性降低,体温升高,压抑的自我不可控地冒出了欲望的芽尖,包括一切自律范围的事,例如杀戮,例如情事。

  次日早,头昏脑胀的安迷修被一脚踹下床沿,第一个想法是他怎么光着,第二个想法是我怎么也光着,接着脑神经总算形成闭路,晴天霹雳当头棒喝。

  我不是睡了他吧?

  419其实有违安迷修做人原则,但比起原则,他首先应该担心雷王家千里追杀把他灌水泥沉海。他捡着床底的衬衫,床脚的袜子和床头的腰带,膝盖一软腿一颤就给床上饕足安眠的雷狮拜了个早年。

  身体的异样让安迷修长舒一口气,还好,好像是他把我睡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是情爱的开始而非结束。两人要找床伴不难,但找个能榫卯相合又无后患的人却没那么简单,所以后续跟进显得那么顺理成章。他们相遇无需多言,街灯下就是接吻的好地方,暖色调的光烘热气氛,隔着水雾看见了蒙上脖颈和耳根的薄红。

  即使是在Omega人权已经被提上台面的今日,也难以想象他们可以保持着这种近乎惊世骇俗的关系,包括安迷修自己都怀有一种如坠云雾的梦幻感。他想不到性会是一件如此让人沉溺的事情,当稳沉锐利的芳香划破他的鼻腔粘膜时,生理本能沸腾在他的血脉里,他渴望咬上雷狮的后颈,像掠食者处置猎物一般做上标记。可雷狮不是温顺的羊羔,他会亮出同样的利爪,以撕咬回击,比起软绵绵的躯体,他们似乎都偏爱在这种窒息般的体验中获得粗暴的快慰。

  安迷修手上的钥匙能打开雷狮豪宅的每一个房间,而只要雷狮想,他也能开走安迷修这个穷光蛋最值钱的小破机车。这样的信任犹如走在钢丝边缘,岌岌可危,也弥足珍贵。

  疯了。

  这是所有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唯一的评价。谁能想到一个自诩“骑士”的刻板人物,同他最应讨伐的对象同床共枕。可是同样的标签早在之前就贴在雷狮的脊背上,他并不很在意。要是天天忙着树立循规蹈矩的呆子形象,他就会呆在雷王家当一只金丝雀而非地下世界的猛虎。出乎意料的是安迷修,他以严肃的语调陈述着,“保持一段健全而稳定的关系对我来说有益无害”,言下之意并不执着于上下位和雷狮的身份。也许对现在的他来说,饿了觅食,累了安眠,想亲吻对方就去亲吻,欲望变成了不那么可耻的东西。

  这是爱情吗?

  两个孑然独行的灵魂能共鸣吗?两条背离而行的道路能交汇吗?如果这是爱情,那就是波澜不惊的狂风骤雨,是喜上眉梢的悲不自胜,是矛盾的集合体。

  可它偏偏发生。安迷修有雷狮偏爱的嘴唇和瞳孔,雷狮愿意去噬咬,去吻他高丨潮过的泪痕胜过世间其他。

  雷狮在狂欢醒来的清晨凝视他的爱人,当对方睁开眼眸,看见他笑着做了个下流手势,左手在成圈的右手拇指食指间飞速进出几下。

  安迷修懒散地点了点满是吻痕牙印的颈边,以及被子掩盖下的双腿,“都是你的东西了,能不能消停会儿?”

  在注视之下,雷狮掏出了一个手心大小的小盒,攥住安迷修修长的手指,把银色的指环套了进去。

  他指着那颗温暖鲜活的心脏说,“这也得是我的东西才行。”

  

  

  

  

  ﹊﹊﹊﹊﹊﹊﹊﹊﹊﹊﹊﹊﹊﹊

  上联:开了个狗屁头

  下联:接了个狗屁尾

  横批:瞎姬霸写

  (溜了溜了)

  

  

  

  

  

  

  

  

  

  

  

  

  

  

  

  

  

  

评论 ( 22 )
热度 ( 309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