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少女姜橙子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本号凹凸雷安only,偶尔也许可能会有瑞金相关掉落和推荐,请注意避雷!

【雷安】touch

  童话风,幼安幼雷,龙X王子,冗长&OOC的叙述



  


  在亲眼见到之前,无人相信顷刻间将良田房屋全部化为齑粉的“雷电暴君”竟然只是一只幼龙。它收敛了遮天蔽日的骨骼和筋膜,漆黑的利爪化成孩子白玉般稚嫩小巧的脚趾,轻巧地落在祭坛上。


  

  龙以倨傲的眼神扫荡着低等物种献上的琳琅珍奇,显然不甚满意,从喉咙里挤出轻蔑的哼声。


  

  四周静默无声,只有火舌舔舐木柴时的噼噼啪啪。平素抬首阔步的王族们都将头颅埋在地里,生怕眼前的恶魔发怒,卷走更多的生命。只有一双眼睛悄悄从尘土中抬起凝视着身披鳞甲的龙,像初经打磨的翡翠,闪动着清透而明润的光泽。


  

  “我要那个。”


  

  龙越过国库中数不胜数的黄金和美玉,相中了他的目标,一个纤细白净的人类小孩。


  

  “他不是珠宝,我至高无上的主人啊。”国王颤抖着声音,悲痛万分地道,“他是人类,是我最疼爱的小王子,求求您不要夺走他,这会让我死去的。”


  

  龙并不明白什么是疼爱,也不知道什么是死,它只要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把他的眼睛挖来给我,我的宫殿需要一对这样的宝石做装饰。”


  

  王露出了伤心欲死的神色。浑浊的泪水从他苍老脸上的沟壑中淌下,他只能说:“主人,如果离开身体,这双眼睛很快会变得不再明亮的。您带走他吧!”


  

  小王子走到龙的眼前,眼神并没有改变半分。他的脚步坚定,声音清脆,“父王,我要跟着这巨龙一起离开,直到这片土地获得安宁为止。”


  

  龙满意地嗅着他的猎物。巨大的翅膀和恐怖的爪牙又重新生长而出,抓着他脸色苍白的小东西往宫殿飞。


  

  

  龙把寻回的猎物丢在闪闪发光的金币中间。龙身上披着厚厚的鳞片,这些金币对它来说就是毛茸茸的毯子,但对人类来说不一样。小孩痛呼一声,想从金币堆里爬走,却被龙叼了回来。巨兽略带腥气的灼热吐息让小孩恐惧不止,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是你的位子,”龙说,“呆好,不要动。”


  

  小孩知道自己在龙心里只是一块会动的金币而已,他乖乖地坐在龙的头边,听偌大房间里空荡荡回响着龙的呼吸声。他又疲倦又害怕,很快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小孩从饥饿中醒来,他轻轻说:“龙,我饿了。”


  

  龙正在欣赏刚刚劫掠来的宝物,巨铃般的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它对小孩说:“宝物是不会饿的。”


  

  “食物只是一种护理,”小孩狡黠地说,“如果不吃不喝,这双眼睛就会变得无神,你就不再拥有它了。”


  

  所以龙为小孩找到了肉和水,即使并不那么美味,也足够填饱肚子。


  

  吃饱喝足后,小孩问龙:“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说,我不能一直叫你龙。”


  

  龙的巨大的头颅上看不出表情,“我没有名字。”


  

  “没有什么是没有名字的,”小孩指着自己说,“就比方说我叫安迷修,我的父亲、母亲、哥哥......他们都有自己的名字。”


  

  龙仍然说,“我没有名字。”


  

  “我是世界上最后一条龙,所以没有龙为我取名字。如果你想的话,我恩准你为我取一个不辱没龙的名号的名字。”


  

  安迷修沉思,半晌道:“我能叫您雷狮吗?”


  

  “狮是什么?”


  

  “是一种威猛强大的兽。”


  

  “有龙威猛强大吗?”


  

  “不,没有兽比龙威猛强大。”


  

  小孩的夸奖对龙来说很受用,他高昂着头颅,喷出一点小火星,险些烧着安迷修的头发。


  “我勉强允许你这么叫我。”


  

  

  安迷修是雷狮宫殿里最脆弱的宝物。


  龙是不怕严寒酷暑的,也不怕饥饿和干渴,他们靠某种不可见的魔法元素就能活着,但是人类不行,这些自诩智慧强大的小生命太过矫情。自从安迷修来到雷狮的宫殿之后,冬天壁炉里燃起了松木的枝条,夏天窗口中淌起了和缓凉爽的风。安迷修还采了野玫瑰的种子,播撒在曾经荒芜的焦土之中,第二年便长出了许多荆棘枝条,围绕着阴森森冷冰冰的城堡栏杆爬到雷狮的卧室。他还能从枝叶的狭缝里瞥见随风涌动的,海一般的向日葵田。


  “有雷狮真是太好了。因为雷狮有魔力的缘故,所有的植物都长得很棒。”


  安迷修满意地说。


  他随着时间流逝长高了许多,尽管在无比高大的雷狮眼中仍旧是指甲盖那么一丁点,原本白皙的肌肤也在原野的日晒中变成透亮的蜜色,不再像什么瓷娃娃一样了。


  安迷修曾经在冬天生了场大病,体温高得像要烧融了一般,翡翠一样的眼睛也被水光蒙上雾气。雷狮不懂得怎么治人类的疾病,但他知道曾经来讨伐自己的人说过龙血能够起死回生。他化成人的形体,割破手指,在烧糊涂的小孩嘴里喂了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血的缘故,安迷修的身体比以前健壮多了,他不再需要雷狮就能自己出去觅食,在灿烂的花田里飞快地奔跑,缩成一个小点,快要脱离雷狮的视线。


  这时雷狮就跳下露台,振翅飞过去,全然不顾安迷修的反对,叼着他往回冲。他的翅膀卷起狂暴的风,脆弱的花瓣在空气中碎落,好像折翼的鸟。


  “你是宝物,你要呆在这里。”雷狮指着金币堆又一次强势命令道,“这是你的位子。”


  “可是雷狮,”


  安迷修恳求道,“如果你还当我是宝物,你就让我出去吧,我不会走远。如果我不出去,我又会生病的。”


  “你可以和我一起。我们一起,你就不用担心了。”


  雷狮思量很久,最终同意了这个还算不错的建议。他看着安迷修把山间的松果和枝叶取来装饰房间,看着他把城堡外装饰出一条四季花开不败的小径。动物畏惧雷狮的气息不敢靠近,这使那些绿色的小玩意儿更加猖獗。


  如果这时有军队来到龙的城堡,他们一定要怀疑走错了路,还会猜测眼前繁盛茂密的仙境是否是某种陷阱,或者觉得龙已经离开很久了。总之,没人会考虑一条恶龙是不是偶尔还会种花作业余爱好,包括雷狮自己。

  


  


  安迷修在宫殿中走动时发现了一副尘封的画像。画像上是一个黑发紫眸的孩子,穿着昂贵的华服,可嘴唇抿得紧紧的,仿佛很不开心一般。


  “他是谁?”


  安迷修觉得好像见过这人一样,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他是一个王子,也是宫殿以前的主人。”


  雷狮说。


  “我以前也是一个王子,但我没有他这样宏伟的住处,也没有他那么凝重的表情。”


  “对,所以他是个比你更好的王子。他生来聪明又强大,从小接受严酷的教育,是最合格的继承人。”


  “那他现在在哪里呢?”


  “这里。”


  雷狮指着自己的心脏说。


  “他一生恪守法则。可当他的爱人,他的骑士因为战争的失败被迫承担所有责任而自戗时,王子陷入了疯狂,他用心血孵化了还在蛋中的我,沉睡在我的心脏中。雷电席卷整个王国。”


  “所有人都畏惧我,所以他们都逃走了。留下这座宫殿做我的住处。”


  “怪不得这里又冷又安静!”


  安迷修摩挲着王子不愿舒展的眉头,“可真是疯狂啊,他和他的骑士一定有很多故事。”


  雷狮不屑道:“我觉得他非常愚蠢。他不该让自己的东西脱离掌控,更不该让自己被情绪掌控。”


  “可是,”安迷修强调,“他爱他,并不是说他是他的东西。尽管他们属于彼此,但作为个体,他们都是自由的。”


  “你不该和我顶嘴的,快滚去房间呆着。我活得比你多得多,这些问题我比你要懂。”


  他满不高兴地走开了。


  


  雷狮太过巨大了。他每一根指头都比王国最强大的勇士有力,很多人闻名前来解救他们曾经的小王子,可是无一凯旋。


  没有人能够夺走他的宝物,可是他的宝物似乎并不为此高兴。


  “我应该和你玩什么呢,雷狮?没有什么玩具能够同时适合我还有你,不是太大就是太小。”


  “我不需要玩耍。”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


  雷狮思考了良久,说道:“那好吧。”


  他和初见时一样,将巨大的身体缓缓折叠,乌黑坚硬的甲胄向后褪去仅仅盖住躯干,露出雪一样的肌肤,乌木一样的头发和血一样的嘴唇。


  安迷修这才发现他和地下室的王子那样相像,简直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一样。很久之前他们年级相仿,但经过这些岁月的洗礼,安迷修比雷狮高了整整一个头。盘踞着他全部视野的巨物静悄悄地消失了,安迷修有些不习惯,看着身边的小男孩出神。


  “我不喜欢这个样子。”雷狮拨弄着头发,“太脆弱了,又无力。”


  安迷修说:“但是如果我们想一起玩的话,只好委屈你化成这副样子了。我不够强大,没有你神奇的魔力,这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


  他牵起雷狮的手。他们像一对平常的朋友一样,去集镇买面包和酒。雷狮很快喜欢上了那些并不昂贵的酒酿,他惊奇地说:“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东西。”


  “因为你没有用这样的视角看过人间。”


  这里没有人认得他们。安迷修用雷狮暗许的金币给镇上的小孩儿买了些小玩意儿,可他自己除了满面的笑容以外两手空空。所有人类不再是俯视之中那一个个惊惶失措的小点,他们正欢笑着自呆立着的黑发孩子边走过。


  人潮太拥挤太吵闹,几乎要将他们分开。安迷修伸手去牵雷狮,大声喊道:“如果走丢了,就在原地等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雷狮似乎觉得自己冰封的心中漾起了某种不一样的东西。他似乎体会到了某种胜过龙所最爱的财物的情感,这感觉像攀缘露台的野玫瑰一般,悄悄攫住了巨龙沉睡着的心脏。


  这是一件好事吗?


  王子的记忆和知识,就像是一座图书馆一样。雷狮继承了这庞大的库藏,却只翻看了最浅显的几页。现在他努力地试图在其中寻找有关这种感觉的情报,却一无所获。或许这是王子自己也不懂的事情。


  


  王国的冬来临了,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凛冽。风雪包围整片领土,整日只能听见窗扇呼啦啦打寒颤。


  龙的宫殿里仍旧是四季如春的温暖。安迷修煮了花茶,只要不是太苦,雷狮也会尝上一点。房间里的时光就像是煮在茶壶里一样,暖熏熏温吞吞,时不时冒出气泡。


  有人来敲宫殿的门。他们的帽子被吹到脖子边,眉毛上全是积雪,但他们不是来讨伐龙的,他们来找安迷修。领头人抱着宝剑诚惶诚恐地说:“王子殿下,您的父亲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一般了,他仍然强撑着,希望最后能看您一眼。”


  “不行!”龙召唤出周身的雷电,“他哪里也不能去,他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安迷修清亮的眸子里全是悲伤,他搂过龙略显细小的身躯,吻了吻他的头顶:“我并不会就这样永远离开,这只是暂时的。”


  “如果我不能去见我的父亲,我会悔恨,会痛苦,而这双眼睛也会随着泪水流干而永远失去光明。”


  于是雷狮打开宫殿的层层屏障让他离开。披着斗篷骑在小马上的安迷修回头远远地望着宫殿,而雷狮也报以同样的回望。


  风停了,只剩灰蒙蒙的雪花落下,安迷修还没有回来。


  雪停了,光秃秃的枝条开始现身,安迷修还没有回来。


  雪化了,宫殿周围有鸟儿在吟唱,安迷修依旧没有回来。


  而在雷狮下定决心即将用雷电劈裂王都的前昔,他回来了,带着满身的疲倦和风尘,如同他第一次来到宫殿的时候一般。


  “雷狮,”安迷修的眼睛已经不再明亮,“我累了,让我靠一会儿吧。”


  龙无法理解这路途有多么遥远。而他的宝物知道,他终于跨越重峦叠嶂而归来了。


  


  原本国王的重任应该非安迷修莫属,可最终这顶冠冕落在了他弟弟的头上。安迷修是个好统帅,这从他还小时就能看出了,如果没有雷狮,也许他会是最年轻的王。直到他出现,人们才从尘封的记忆中想起,安迷修消失了多久,而雷电的暴君又有多久没有肆虐了。


  人们惊奇地发现,或许是龙血的原因,他的时间静止了,他的弟弟在他面前就像是他的叔叔一般苍老。


  国王见到疼爱的小儿子,满意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安迷修流着泪举办了葬礼,接着收拾行李准备回到龙的身边。


  “这可不成,”新王说,“我切不可让区区一只龙将王族呼来喝去,这是屈辱也是遗恨。我要完成父亲未竟的事业,杀了那粗笨的丑东西。”


  安迷修道:“你不知道他的强大,王国的所有勇士不及他万一。你的命令如若让他发怒,将会有多少人丧生?”


  安迷修知道他贪婪的弟弟在垂涎雷狮的财宝和血肉。龙已经不多了,这种强大而富有的生物许多年未曾出现过,如果不是雷狮太过强大,他早就死在寻宝者的手中了。


  “好吧,”新王说,“既然那龙已经迷惑了你的眼睛,你也不再需要它了。”


  王命人用薪柴熏瞎安迷修,但幸好他在完全失去清明前逃走了。他的视野模糊不清,但是没关系,一路上从他衣兜里漏下的玫瑰种子在指引他。春天到了,枝条收起尖锐的刺,缭绕在他的指尖,牵着他往龙的宫殿走去。


  他的衣服破烂不堪,脚也磨出血泡,可是他终究回来了。


  


  “对不起。”


  安迷修说,“你精心打理的宝物还是坏了。可这不是你的过错,你给了他食物和水,给了他自由和花,给他治病又和他玩耍,可是他还是坏了。”


  他顿了顿,“——因为旅途过于劳顿。”


  风尘仆仆的旅人努力去望也无法看清巨龙,他的眼前只有混沌一片。他小心翼翼地问雷狮:“你还会收留这个残破的可怜的人吗?尽管他已经不再珍贵了?”


  仿佛过了一万年后,雷狮直视着他不复光彩夺目的眼睛说:


  “我的宫殿装区区一点废物,还是能装得下的。”


  


  安迷修再也没离开过那么远的距离。他知道如果他开口,雷狮也许会答应送他回去看看的,但他绝口不提。而靠他独自一个已经无法远行了,他的视力只恢复了一小半,整个世界沉在暗影里。除了雷狮,他什么也看不见。


  漫长的时光里也不乏有踩烂了门口绿植的人,他们带着刀剑,想杀了恶龙,拯救莫须有的公主。不出所料,通通被狂暴的雷电扫地出门。


  有时雷狮也会离开,去远方的镇子买一点廉价的啤酒,一边畅饮一边和安迷修说他听来的故事。


  “国王死了,又有一个孩子成为了国王。”


  “哦......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


  早已不再是孩子的安迷修惊叹道。


  “是呀,过了这么久。”


  人形的雷狮还是幼年的样子,而安迷修仍然缓慢地成长着,现在他已经是个俊朗的青年了,一头棕色的长发胡乱生长着,垂到脚边,安安静静地侧头听雷狮的叙述。


  山中的花越发茂盛了,由于没有人打扫,玫瑰藤和爬山虎已经紧紧咬住了宫殿的石制墙壁,参差的向日葵与野百合歪七扭八地随意生长着。


  每一年都有新的荣枯,而第二年花朵仍旧盛放,时间似乎成了无用的东西,仅仅是四季轮回的代表罢了。


  终于,在不知名的某一天,安迷修对雷狮说道:“我知道,其实你一直悄悄在我的食物和饮水里放你的血。”


  雷狮不置可否。


  “我在某间图书室里读到的。你大概也知道。”


  安迷修长叹一口气,背诵古书上的文字:“龙是最为威猛强大的生物,而饮用它们的血,就是和它们分享漫长的寿命。我已经保持这个样子很久了,是吧?”


  “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也已经保持着这个样子无数年了,我要好好保管你。”


  雷狮说,他还是带着孩子般的执拗。


  “一旦你老了,你的脊背会更弯,你的脸会布满皱纹,你的眼睛就更看不清了。这就意味着你要离我远去,到即便是我也再找不到你的地方。”


  安迷修回想着: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出去玩时,我说过什么吗?”


  雷狮摇摇头。


  他说:“如果你走丢了,就在原地等我,我会回来的。”


  “人类本就不该拥有这样的寿命。比起恩赐,这更像是一间莫大的囚笼,让我感到孤独和无所适从。放我离开吧,雷狮,你要相信着,我总会回来的,不论我们相隔多远。”


  雷狮忽然怔住了,他恍然发现这么多年来世事无常,安迷修的灵魂却没有变过,这是他无法封存的东西,那颗金子一般的心啊。安迷修的眼睛不再轻盈却依旧干净,望向他时如一汪微风细雨的湖泊。他说我总会回来,而他总会做到,这使得他的承诺无比珍贵。


  “那好吧。”雷狮说,“我就姑且再相信你一次。”


  雷狮毫无保留的“信任”,这是与其等价的回报。他的手脚抽长,如春天的树木,面庞不再稚嫩,眉目更加凌厉,转眼间由一个小孩变为了和安迷修外表无几的青年人。他说:“既然你无法变得年轻,那只好由我来变老了。”


  如果你回不来,那就让我去找你。


  城堡的时间开始流动起来。树木不再昏沉,花朵不再慵惰,阳光照进了从没照过的领域。雷狮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欢欣,他牵着人类的手,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和那王子一样,没有人教过他如何爱人,他会掠夺,会破坏,会侵占,唯独不会爱人。


  可他放走安迷修的时间的瞬间,他觉得自己也被放走了,沉睡在他心窍里冰冷的王子露出了笑颜,身为龙不需要跳动的心脏正在鼓动,鸟鸣虫噪,万物苏生。


  他将走出寂静的城堡,和安迷修一起面对时间喧闹的洪流。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森林。这片森林并不阴森,也不可怕,温暖的向日葵,还有芬芳的野玫瑰填补着它。唯有一只漆黑的恶龙,居住在森林中心的城堡里,所以即使是最优秀的勇士,也不会往森林深处去。


  很久很久以后,有一个长着碧绿眼眸的小男孩,敲开了城堡的门。他迷路了,又渴又累,所以才走进了恶龙的宫殿。宫殿并不像人们描述得那样阴森,还有松木和松果做成的小饰物,柴禾在壁炉里噼啪作响,又舒适,又温暖。


  “有人在吗?”


  他喊着。然后一个精灵一般的小男孩,从幕布后跳了出来。他有雪一般的肌肤,乌木一样的发丝,血一样的嘴唇,身上披着漆黑的鳞片。


  男孩说:“你回来了。”


  


  ﹊﹊﹊﹊﹊﹊﹊


  


  


  "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


  ——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饭后闲谈:


  最近总是想胡写一些东西,抓住灵感的尾巴就动手了。我笔下的雷安两人很少妥协,大多数时候在抗争,这篇文可以说是个例外。我喜欢探索新的风格,也喜欢寻找新的侧面,如果有幸能和我的读者一起爱着这个故事,对我来说就是最美好不过的啦。


  一切故事的源头来自一个妄想。我想安安躺在被诅咒的城堡里当睡美人,结果被迫害的白雪王子雷闯了进来,碰巧打破了诅咒......如您所见除了童话风已经几乎完全没有原脑洞的影子了。


  我觉得在我的理解中,爱应该是责任、信赖、独立、依靠与喜欢的结合,缺一不可。这个啰嗦冗长的文章也用很多笔墨去描写两人追索爱的历程。虽然我仍然不出所料地发挥了烂尾和仓促结局的天分……但总体来说还没有偏离我设想的轨道太远。


  


  很久没看粉丝列表,最近一看差点厥过去。我滴妈鸭,神仙您怎么在这里,您是隔壁关注列表的吧,来串门吗还是手滑点错了鸭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 ᐛ 」∠)_


  一方面高兴得血小板都要冲破脑门航天发射了,另一方面又特别紧张,骚话不敢说,彩虹屁不敢放,怕神仙和小芙蝶一样拍拍翅膀飞走辽。


  回头翻翻主页,靠么我这个产粮量是人的速度吗?阿门阿前的葡萄树都熟了,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其实我真的蛮喜欢和人互动的,觉得是活人在看我糟烂的文字就特别开心,经常赞推评的人我都记得,收到评论要欢呼好久才敢小心翼翼地回复。


  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小学生,每天等着爸爸回家,期待今天可能有一块不同口味的巧克力,那种怀揣着惊喜的快乐,能够体会到的人都值得把它放在舌尖吮两遍。


  


  


  

  


  


  


  


  


  


  


  


  

  


评论 ( 58 )
热度 ( 995 )

© 江城少女姜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